當前位置:首頁 > 信息正文
來去圓覺洞
發布時間:2018-08-16 信息來源:資陽日報 閱讀次數: 【字體: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圓覺洞景區的凈瓶觀音及飛天石刻造像

  圓覺洞,位于安岳縣城東南1公里處的云居山上,是一個佛教石刻龕窟。因其有名,以其命名整個云居山石刻造像群,統稱為圓覺洞石刻造像。再后來,以其命名以云居山石刻造像群為主的風景區,稱為圓覺洞風景名勝區。

  圓覺洞石刻造像只是安岳石刻的主要景點之一。安岳石刻造像眾多,總計有摩崖石刻造像105處、10萬尊左右。外地友人來訪,安岳人總是熱情致辭:我代表安岳百萬人民,還有十萬尊菩薩,歡迎你們。玩笑中頗含驕傲之意。

  安岳石刻因其“古、多、精、美”,“上承云岡、龍門石窟,下啟大足”,奠定了其在中國石刻史上的歷史地位。在安岳眾多的石刻造像中,有不少令人嘆為觀止的精品,比如八廟鄉臥佛院的左側臥佛、石羊鎮毗盧洞的紫竹觀音、華嚴洞的三圣像……都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但這些景點我只去過一兩次,唯有圓覺洞,來來去去,竟有八九次之多。究其原因,大概是因為同樣作為安岳石刻的代表作、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圓覺洞,離安岳縣城最近,景區也更為完善吧。

  每次去圓覺洞,都是以不同身份跟隨不同團體而去,政府部門、新聞單位、攝影協會、文學團體、宗教組織……而以不同身份不同角度看圓覺洞,切入點不同,感受不同。每多去一次,對圓覺洞就多一份了解,多一些感悟,多一分敬畏之心。

  十多年前,曾以記者身份,隨地方政府相關人員去圓覺洞調研考察。那時的圓覺洞,尚未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荒蕪而寂寞,草木叢生,石徑破敗,游人稀少。從同行的文物專家那里得知,圓覺洞石刻造像群,有唐、五代、宋時期造像103龕(窟),大小雕像1933身。集中分布于西山峭壁之南、北巖。題材以禪宗為主,次為密宗和佛道同龕像。在專家的指引下,一群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仔細地查看一尊尊被蔓草掩隱的石刻佛像,認真商討石刻保護與景區開發的方案。一路上,許多龕窟里立著一排排無頭的菩薩,看上去觸目驚心。專家說,那是歷史上的毀佛運動,尤其是文革期間的“破四舊”運動,將它們毀壞。有些無頭菩薩的頭部位置還留有一個深深的孔洞,那是后人為了修補頭部開鑿的楔洞。但補塑的頭顱終究不耐歲月,若干年之后,又掉落了。一排排無頭的菩薩,成為歷史風雨摧殘石刻的見證。

  那以后,每次去圓覺洞,都可以看到明顯的變化。逐年的整修維護,改造擴建,而今的圓覺洞景區已成為集石刻文化、自然景觀、科普教育等為一體的綜合性風景旅游區,成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今年到圓覺洞,看到景區正在對滲水的石刻造像進行維護。一位年輕的工作人員,蹲伏在地,小心地用小鏟除掉石像底部的苔蘚,刷上防護液。據說這種防護液滲入石頭后,可以抵御雨水對石刻的侵蝕,延緩石刻的風化。歷經滄桑的圓覺洞石刻,被如此細心呵護,說明如今政府對優秀歷史文化遺產的高度重視,令人欣慰。

  三龕6米多高的摩崖佛像,是圓覺洞石刻的核心亮點。慈悲安詳的凈瓶觀音、親切自然的釋迦摩尼、平和雍容的蓮花手觀音,造型宏大而精美。從蓮花手觀音像的龕壁碑刻《普州真相院石觀音像記》看,蓮花手觀音造像從北宋元符二年(1099年)動工,至大觀元年(1107年)完工,歷經8年時間完成。另外兩個佛像龕窟沒有留下造像鐫記,但保存了南宋重妝的年代。有專家從造像風格、技藝手法、龕窟形制等分析,認為三個龕窟類似,應為一個時代的作品,或同出一工匠之手。距今近千年之前,安岳的石刻工匠們,借助簡陋的生產工具,披荊斬棘、開山鑿壁,完成一龕龕巨大的摩崖造像,實屬不易。我曾問一位安岳石匠師傅,如果今天來完成這樣一龕摩崖造像,難嗎?他說,當然還是難。要爬山涉水勘察石料、依自然山體構思布局、做小樣、按比例放樣、打粗形、精刻、磨光……他給我簡單講解了摩崖石刻造像的制作工序。聽起來,完全是一個聚宗教學、美學、力學、化學、環境學等等于一體的系統工程。“這么大的佛像,要做得神形兼備更難,技術不過關,菩薩沒神韻。”我不禁對那些創造大佛的石刻工匠肅然起敬。他們雖然籍籍無名,但他們的精湛手藝,卻通過高大精美而有神韻的作品,留存世間。

  我隨攝影團體去圓覺洞的次數最多。寒冷的冬日里,蕭瑟的秋風中,明媚的春陽下……不同的時節,圓覺洞的景致各不相同。相比之下,我更喜歡在晴朗的日子去圓覺洞。溫暖明媚的陽光下,巖壁上的一切都充滿生命的活力。風化的石痕、斑駁的色彩,都呈現出生動別致的韻味。隨著陽光的緩緩移動,光影的位移變幻,石刻菩薩的表情也會微妙變化,表達出不同的意境。清風徐來,光影浮動,龕壁上那些駕著祥云凌空翔舞的飛天,身姿妙曼,“天衣飛揚,滿壁風動”,似乎一聲輕喚,她們就會破壁而出。無頭的菩薩們,在凌亂的光暈中淡定自守,默然靜立,若有所思。殘缺的身軀,無頭的思考,更加意味深長。一次,隨一個女子攝影團去圓覺洞,時逢天氣陰晴不定。剛走到那龕6米多高的凈瓶觀音像前,太陽從云層中露出臉來,萬丈光芒從龕頂鋪灑而下。幾位攝友抓住時機逆光拍攝,借助光線折射的原理,拍出的圖片奇妙壯觀,佛龕頂部四射出一束束耀眼的五彩光斑,菩薩的慈悲與莊嚴感,在神奇的光影中放大。

  今年5月,參加四川省報紙副刊研究會年會,主辦方也組織上百名與會者去參觀了圓覺洞。時逢天雨,人手一柄彩色的傘。大佛腳下,如同盛開一片彩色的蓮。雨絲閃爍,蓮河斑斕。當我再次景仰那高大的佛像時,聽到講解員在講說那些供養人的故事。講解員的話讓我注意到那些低矮謙卑地立于大佛像腳下的供養人雕像,過去,我竟沒有在意過他們的存在。《普州真相院石觀音像記》載:“……本州信善楊正卿,以厥祖舊愿,造觀音石像一尊……”楊正卿,即是蓮花手觀音的供養人。供養人,就是那些舍財出資請人開鑿大佛的人。每個佛教石刻造像后面都有一個或者許多個留名的、無名的供養人。他們心存敬畏、信念堅定,虔誠地捐出自己平生積累的財富,做一件與精神寄托有關的事情,雖然主觀上是為慰藉自己的心靈,客觀上卻成就了流傳千古的藝術精品。

  云居山石刻群以圓覺洞命名,可見圓覺洞龕窟曾是這里的精華所在。圓覺洞高4.5米、寬4.8米、深10米,佛龕正面雕有3尊佛像,左右壁分別雕有6位菩薩像,統稱十二圓覺菩薩。洞外左壁刻有北宋慶歷四年《真相寺圓覺洞記》。令人痛惜的是,圓覺洞里的所有佛像,頭部都在文革時期被損毀。現在的菩薩頭都是后來修補上去的。因為修補后的菩薩頭做工粗陋,藝術價值遠不如從前。我每次進洞參觀,都是潦草而出。一次,隨同一個佛協組織來圓覺洞,只見出家師父進圓覺洞前,莊重佇立,恭敬合十,深深鞠躬。從圓覺洞出來,再次莊重佇立,恭敬合十,深深鞠躬。師父告訴我,圓覺洞是依據佛經《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而刻。十二位覺行圓滿的菩薩,在修行過程中,遇到疑難問題,他們輪流請教于佛,佛分別為其作答。那是一個禮佛問法的莊嚴場景。我請教什么是圓覺。師父說,通俗地說,圓覺,就是一種圓滿覺悟的境界。師父的行止讓我深有感觸。在我眼中,只看到了石刻技藝的高低。師父眼中看到的,是一種信仰。這信仰,雖歷劫而彌堅。我進而感慨,來圓覺洞的人千千萬,因信仰、文化層次、藝術修養等的不同,彼此看到的、感受到的,會大不相同。而一個有價值的東西,它蘊含的內容和意義就是厚重而多重,它會在不同方面、不同層次給人以啟迪,使人受教益。

  精美的圓覺洞石刻造像,是先人們智慧和勤勞的結晶。它們留存至今,給后來的瞻仰者以美的感受和精神的力量。而做人應該有堅定的信仰,不斷完善自我,追求圓滿覺悟的境界,則是來來去去圓覺洞給我的最重要啟示。(來源:資陽日報 斯惟)

( 責任編輯:安岳縣網管中心-16)
  相關信息  
  最近更新
  熱點新聞
老快3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