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信息正文
普州太后許黃玉傳奇 連載(16)
——第十六章 謝鸚搶親
發布時間:2010-09-08 信息來源:安岳縣網管中心 閱讀次數: 【字體: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安葬了爹爹,黃玉似乎長大了許多,她竭力從悲痛中走出,整理著自己的思緒。

  今早,大娘和寶山哥、許嵐姐回江州去了。黃玉通過大娘了解到,大伯服了她從青城山取回的藥,已脫離了危險,但健康大不如前,自那以后,絲茶生意也大步滑坡。為了不讓大伯受刺激,爹爹辭世,大娘一家都沒告訴大伯。黃玉知道伯父體內還有一種毒,又不敢說出來,擔心大娘她們病急亂投醫,把伯父身體弄得更糟,只有弄清伯父體內還有何種毒,才能對癥下藥救治。

  她和管家已從各種情況綜合分析,下毒和縱火盜搶絲茶的禍根皆為謝公寨。爹爹在病中以至病危之際,她都沒把自己掌握的情報告訴他。一則,她不愿讓爹爹再受刺激,他已經受不住刺激了。二則,爹爹乃道教信徒,堅守“無為而治”祖訓,知道謝公寨勢力大,不是一般人所能抗衡的,而且他也不會和任何人敵對,更何況他已臥病不起,他更不愿讓女兒去冒險。三則,她不愿意讓爹爹在生命最后時刻,為女兒及家人擔心,赴黃泉也不瞑目。

  她決定立即動手,追查出毒殺爹爹和大伯的罪魁禍首,為爹爹報仇雪很。同時,弄清伯父體內的毒名,好救伯父的生命。清靜師傅辭別時,黃玉懇求,如果莊園有大事要處理,煩請師傅幫忙,清凈師傅爽快地答應了徒兒。她特地約趙匡過春節后來莊園,與他一同上謝公寨。

  許開頂的逝世,讓謝繼祖樂顛得在書房又哼又唱。年過七十的謝繼祖,從不容人,見利即奪,不擇手段,嫉妒別人比自己好,比自己強,一旦妒火燃燒就必害人。許開頂去世了,絲茶道上的對手已除,他真是心花怒放。

  不過,謝繼祖色心不死,還要害人。當老八堯禹求他去許家提親時,他一口應承。檸檬仙子美名在犍為傳揚,我謝家能娶得她為媳,謝公寨不就在犍為聞名了?但他知道六夫人對他面和,卻心存猜忌,好多時候流露出對他的恨意,難道是自己害他爹娘,奪走名茶和愛女有所覺查?不可能,他做得天衣無縫啊!再說他設計害許氏弟兄的事,萬一有個不慎,讓檸檬仙子知道了,可就麻煩大了。俗話說,沒有不漏風的墻,還是防著的好。檸檬仙子嫁給老八的話,母子、媳婦連成一氣,豈不成了謝公寨心腹大患?檸檬仙子絕不能嫁給老八!先穩住老八,再見風使舵做文章。

  在許家莊園做道場的數日里,他讓老八去悼祭,又暗中讓老三去附近打探消息,謝鸚早就涎羨檸檬仙子,聽爹一說,即高興地行動起來。他先在莊園附近偷窺,既后裝扮混入人流觀察,檸檬仙子哀傷的容顏更增讓人憐愛的嫵媚。謝鸚偷瞅,幾乎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

  回得山來,謝繼祖見老三魂不守舍的樣子,暗暗得意,他的牌就要打出了。

  過了大年,謝鸚終于忍耐不住,硬著頭皮求父親下山為他提親。

  “好啊,我和你二哥商量一下吧。”謝繼祖暗暗得意。

  謝鸚在自己的宿舍里坐臥不寧,謝鶴進來叫他馬上下山。兩乘轎閃悠閃悠出了北寨門,走上石板路。

  黃玉和趙匡走上了謝公寨巖下通往北寨門的石板路。初春的山灣,石板路兩旁的雜草綻發出嫩芽,吐翠的樹椏上,鳥兒跳來跳去鳴叫,可怎么也淡化不了黃玉復仇的怨恨情緒。

趙匡仍然深愛著黃玉,但自那次從謝公山上下來走上這條路,他鼓足勇氣向她表明心跡,被她拒絕后,他不敢再有表示,只把愛藏在心里,因為愛,他愿為她做任何事情,哪怕是丟命也再所不辭。過了春節,爹娘要他一起去給外祖父外祖母拜年,他托故不去,遂趕小姐家來了。

  迎面來了兩乘轎,黃玉背向轎站道邊讓路,讓過前轎,后一乘轎門處突然伸出一只手,

  猛戳于黃玉背脊,黃玉“啊”的一聲,不能動彈。相距兩轎的趙匡還未明白過來,后轎上跳下一人,摟起黃玉上了轎。

  “表妹!”趙匡猛奔過去要救黃玉。

  “快抬走!”那人叫著出轎,抵擋住撲過來的趙匡,“老三,快回!”

  “瘦鶴子,你個惡徒,要干什么?還我表妹!”趙匡和瘦鶴子拼打,幾次沖到轎后,都被瘦鶴擋回。

  “二哥,小心,三弟謝你了,回來敬你喜酒!哈哈哈哈……”謝鸚得意忘形地喊。

  趙匡救黃玉心切,一分心被瘦鶴子踢中,飛入路旁的麥地,頓時疼昏過去。

  管家許安在大堂清點收拾完拜年客送來的禮物,出堂見小姐和趙少爺往莊門去了,他心里立刻明白,遂吩咐了仆人的活計,就去追小姐。管家來到停過轎的地方,發現路旁雜亂的腳步印跡,立時引起警覺,他觀望四周,發現了麥地里的趙少爺。

  這謝鸚將黃玉摟下轎,恰被去書房請爹爹下山提親的老八發現,他躲在大柱后窺視,驚訝得差點叫出聲來,但他還算聰明,捂住了嘴,腦子急轉彎,要想辦法救他鐘愛的檸檬仙子。

謝鸚將黃玉輕放于木榻。他畢竟念過經書,懂得憐香惜玉,舉手要點開小姐的穴位,但見小姐怒視著他,又猶豫地說:“仙子,我本想解了你的穴,又怕斗不過你,讓你跑去嫁給姓趙的小子。我是真愛你呀。來,還是先拴住你的手腳,再解你的穴吧。解了穴,我好與你說說話。”

  黃玉聽了謝鸚一番話,覺得他有人性,于是正眼看了看他。他身段高朗,眼小臉方,怎么也與壞人掛不上鉤來。她不覺松了一口大氣,只要他能解開自己的穴,能說話,與他周旋,就能擺脫眼前的危險。

  “仙子,你愿意嫁給我嗎?”

  黃玉無動于衷。

  “只要你嫁給我,我定會好好待你,給你幸福。唉,我是一個不幸的人,娘生我時難產死了,從小沒有母愛,更無父愛……”

  “謝繼祖不是你父親嗎?”

  “他,他除了忙生意,就是陪妻妾,逛窯子,那管我喲。”謝鸚見仙子答話,心里竊喜。“窯子是什么呀?”黃玉故作不知,她要拖延時間,等待表兄帶人來解救自己。

  “這……說起汗顏,難聽,還是不說罷了。”謝鸚搖搖手。

  “我猜你父親定不是個好東西!”

  “是,是,我父親不是好東西!”謝鸚一下跪倒在榻前,“我爹壞,可我不壞呀!仙子,嫁給我,做我妻子……” 話沒說完,衣柜后伸出一只手,點了謝鸚的穴。

  “誰!”黃玉喝問。

  “我,小姐。”衣柜后走出一個身材頎長、相貌英俊的男子。

  “你?”黃玉真是喜出望外,站在她面前的竟是謝堯禹!“你,你怎么進來的?”

  “自家園內,我還不熟悉?從后窗翻進來的。”堯禹快速解開拴住小姐的繩子。

  這時,廊道上傳來腳步聲。堯禹急將小姐扶到柜后,又把謝鸚抱上榻,用棉被蓋上。

  “咚咚咚!”謝鶴敲門大喊,“老三,老三,快去堂屋,爹爹要和你商辦喜事。哈哈,大白天,你等不及就上榻了!老三……”

  “哎,知道啦!”堯禹裝著謝鸚的聲音。

  堯禹拉著黃玉的手走入后屋。原來謝鸚的榻就安放于此屋,外室是寫字讀書的地方,因地面潮濕,就調了個位置,安上寫字臺,等于空屋,謝鸚很少在里面來。堯禹撈開窗簾,取下木窗,讓小姐跳出窗外,爾后躍出,將窗欞安上,兩端插上楔子。

  黃玉隨少爺繞過僻靜的巷道,來到后花園,花叢中一只纖手拉起黃玉就走,黃玉見是公孫夫人,遂隨她走進宿舍。

  “小姐,謝繼祖狼心狗肺,本已答應為我兒提親,卻又暗地里唆使老三搶親,我通過家丁得到消息,就讓孩兒關注,設法救援小姐。”

  “夫人和少爺救命之恩,黃玉永志不忘!”

  “小姐可愿與我兒結為伉儷?”

  “夫人,小女已有意中人了!”

  “哦——”夫人急從衣柜拿出衣褲,“小姐,快,換上,讓堯禹送你下山!”

  “夫人,我雖然不能嫁給堯禹哥,但我從此叫你娘,娘——”

  “哎——”夫人脆脆地答應。

  堯禹在外屋聽見,不禁流出激動的眼淚,他跨進里屋叫道:“妹妹,我的好妹妹!”。

  “哥!”黃玉脆聲叫道。

  母子三人擁抱一起,眼淚潸然而下。

  “孩子快走吧,老鬼一會就會發現,那時你就走不了了。”

  “娘!”黃玉跪地,“您可要保重啊!”

  堯禹領著妹妹從果園潛出。黃玉知道表兄會從烏山上山,便往那里奔去。

  黃玉剛入果園,謝鶴又來叫老三,一推門未上拴,差點跌個餓狗搶屎。揭開被子不見仙子,又查看里屋,也不見人,知道不妙,忘了解老三穴道,匆匆回報爹爹。

  謝繼祖急調家丁,由謝鶴、謝鸚、管家各帶一路搜查,務必抓回許黃玉。

  謝繼祖惡狠狠道:“若抓不回許黃玉,扣發三個月銅幣!”

  “是!老爺!”眾人齊答。

  謝繼祖突然發現謝鸚不在,喝道:“怎么老三不在?”

  “他還在睡覺!”謝鶴回答。

  “放屁!快去看看,準是被人點了穴道!”謝繼祖與副管家謝蠔留下坐鎮祠堂指揮。

老快3预测